<rt id="mogsy"><optgroup id="mogsy"></optgroup></rt>
<option id="mogsy"><optgroup id="mogsy"></optgroup></option>
<rt id="mogsy"></rt>
<rt id="mogsy"></rt>
<tr id="mogsy"><xmp id="mogsy"><rt id="mogsy"><optgroup id="mogsy"></optgroup></rt>
起底邪教
奸淫多名女性致墮胎,役使眾信徒為其勞作!“日月氣功”為何邪?
來源: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:徐虎 劉刀刀      發表日期:2020-06-16      已瀏覽  2,350  次
描述:“日月氣功”是一個怎樣的非法組織呢?為什么要將其認定為邪教組織呢?

2020年6月15日,河南省漯河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溫金路等7人組織、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作出一審判決。其中,教首溫金路犯組織、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、強奸罪、強制猥褻婦女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19年;其余6人犯組織、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,分別獲刑2年10個月緩期3年執行至3年6個月不等。那么,“日月氣功”是一個怎樣的非法組織呢?為什么要將其認定為邪教組織呢?

先要明確什么是“邪教組織”。

根據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、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第一條規定,冒用宗教、氣功或者以其他名義建立,神化、鼓吹首要分子,利用制造、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、蒙騙他人,發展、控制成員,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,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條規定的“邪教組織”。

可見,當認定某一非法組織為“邪教組織”時,該組織應同時具備以下五項基本特征:

一是冒用宗教、氣功或者以其他名義建立;

二是神化、鼓吹首要分子;

三是利用制造、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、蒙騙他人;

四是發展、控制成員;

五是危害社會。

微信圖片_20200616075817

▲2020年6月15日,河南省漯河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溫金路等7人組織、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作出一審判決。

那么,“日月氣功”是否符合上述各項特征,其又有怎樣的具體表現呢?

冒用氣功、宗教和其他名義建立

20世紀80至90年代,我國社會曾掀起一場全民氣功熱,短短幾年內,全國數千萬人卷入到氣功熱潮。在此背景下,河南省襄城縣農民溫金路于1992年開始接觸氣功,并曾參加過“香功”“中功”的練習,后于1994年自編了“日月氣功”功法,以雙腿盤起打坐,雙手分別放在左右兩膝上為其基本練功動作。溫金路依托“傳功”迅速建立發展組織,截至2000年,該組織一度蔓延至29個省、區、市,裹挾群眾人數達13萬人。2000年4月“日月氣功”被警方搗毀,溫金路本人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。2002年,溫解除勞教后,卻不思悔改,暗中聯絡原骨干成員,恢復發展“日月氣功”組織,并編造“解信號”“大調整”等歪理邪說,繼續從事非法活動。

為掩人耳目,溫金路建了一處道觀,取名“德福觀”,表面供養儒釋道三教,供香客祈福還愿,一些游客也誤將其當做普通宗教場所和旅游景點。實際上“德福觀”早已成為“日月氣功”的據點。許多“日月氣功”信徒到此“朝拜”上交“奉獻款”,如果捐款數額大,還會被引薦“有幸”得到溫金路的“接見”。

2

▲“德福觀”

自詡“大師”玩弄把戲

邪教頭目自我神化是邪教組織的一個普遍性特征,如“法輪功”頭目李洪志自封“宇宙主佛”,“門徒會”創立者季三保自稱“神所立的基督”,“華藏宗門”頭目吳澤衡也自稱“覺皇”?!叭赵職夤Α鳖^目溫金路也不例外,其以“大師”自居,并稱他還有“背后的老師”在指引他,極力向弟子宣稱自己有無所不知、無所不能的超能力,要求弟子聽命、順從,欺騙弟子說只有跟著他修煉“日月氣功”才能避免疾病、災害和死亡,只有跟著溫金路才能保平安。

3

那么現實中的溫金路是怎樣的呢?溫金路,原名溫金六,化名金光道,男,漢族,1945年6月27日生人,初中文化,農民,原籍河南省許昌市襄城縣。1961年溫金路初中畢業后,先在家務農,后當過廚師、木工、泥瓦匠,做過生意,直至1992年才開始接觸氣功,后于1994年創編了“日月氣功”功法。從溫金路人生履歷可見,他沒有任何的特異之處。

溫金路曾宣揚“意識可以治病,練功可以消災”,并稱自己會在信徒遇到災難、身患疾病時出手相救。溫金路先后為河南駐馬店信徒劉某安的妹妹、李某生的孫子、河南南陽信徒李某強的父親“發功”治病,但結果不僅沒有任何效果,還導致3人延誤治療。其中,劉某安妹妹因患直腸癌,錯過最佳治療時機而過早病逝。李某生的孫子、李某強的父親則經醫院及時搶救才保住了生命。事后,溫金路面對信徒則以“他們不順應、不配合、心里沒有真正去理解,沒有掌握其中真諦”為借口敷衍搪塞。

不過溫金路也并不“普通”。他雖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很善于揣測人的心理,用一些花招伎倆來神化偽裝自己。辦案民警曾介紹過一個細節,一次溫金路乘坐信徒的汽車外出,半路發現汽油不足,信徒怕無處加油本想折返,但是溫金路憑經驗和對當地環境的熟悉,認定道路不遠處會有鄉鎮出現,鄉鎮內會有加油站。但他不講真實原因,反而故弄玄虛說他早已預測好,讓信徒放心繼續前進,于是當信徒駕車遇到前方的加油站后,便對溫金路的超能力深信不疑。另外,溫金路還曾憑借掌握的果木嫁接技術在一棵樹上成功嫁接多種植物,使得一棵樹能開七種花,后來這棵樹也成為他具有神奇能力的“佐證”。在被捕審訊過程中,溫金路也不忘耍小聰明,在偶然得知負責訊問自己的民警姓袁后,他先佯裝不知,然后自稱早已算準自己“命有此劫”,并說自己會落在“袁天罡(唐代名臣,據傳有預測未來的能力)后人”的手里,然后再問民警姓名,以示驗證。

4

▲“生態園”

另外,溫金路性格十分謹慎敏感,且以往經歷過公安機關的打擊處理,反偵察意識很強。他所居住的“生態園”,大門每日有專人值班,院內養狗并在多處設置監控攝像頭,院墻上建有瞭望亭,監視周圍環境。溫金路要求園內定期銷毀資金賬簿和印有歪理邪說的文字材料,還多次要求信徒集中更換手機卡。溫在外出時一旦“感覺不好”,就會半路返回,且為了回避道路旁的監控攝像頭,行車路線往往舍近求遠。日后證明,他的這些行為做法,確實給公安機關的偵查活動和調查取證工作帶來了困難。

歪理邪說不斷改頭換面蒙騙信徒

從時間脈絡看,溫金路編造歪理邪說的過程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。第一階段(1994年—1998年),1994年其創編“日月氣功”功法,功法動作中“左手托太陽,右手托月亮”即所謂“日月氣功”名字的由來,以“修身養性、祛病健身”為基本內容。主要宣傳品有《氣功動力源》《日月煥精神》《快板詩》等。第二階段(1998年—2008年),1998年“日月氣功”組織被當地氣功協會注銷社團資格,成為非法組織。溫金路便將“日月氣功”更名為“意識保健”,且不再強調集體練功的形式和練功動作,以逃避偵查打擊。主要宣傳品有《意識保健》《意識保健與十五個四》《意識保健與七十條》等。第三階段(2008年—2017年),自2008年起溫金路拋出所謂“解信號”理論,聲稱身體哪一部分出現不適癥狀,即代表受到了某一種“信號制約”,如:“高血壓”代表“思路不對”;“頭疼”代表需要“扭轉觀念”;“腳疼”代表“走的路不對”等。溫金路宣稱只有聽從他的指令才能“解除信號”,病才能好。此外,自2012年以來,溫金路還多次拋出“大調整”的“末世論”,用以蒙騙信徒。他宣稱世界即將發生大瘟疫、臺風、地震、海嘯等“大調整”,不聽他的話、不服從他的人在“大調整”里都會被淘汰,聽他話的人不僅沒事,而且還會成為救世主,成為社會的主宰,“房子、車子、女人全都有了”。溫金路還編造“大樂園”邪說,聲稱能最終帶領信徒達到一個沒有國家、沒有兒女、沒有金錢、沒有貧富、沒有貴賤的“美好”前景。

5

▲溫金路編造歪理邪說的三個階段

溫金路的歪理邪說在內容上具有很強的迷惑性。他要求信徒做到“破私立公、無私奉獻”,還有十二字口訣“心要慈,心要善,祛邪惡,心不貪”,這些內容看似勸人向善,但實際上溫金路通過自我神化,早已將信徒頭腦中對“善”的追求偷換成了對“教主”的崇拜與盲從,而“無私奉獻”自然也變成了對“教主”的“無私奉獻”,許多善良的群眾就是被溫金路虛偽的口號所蒙蔽,而成為其信徒,許多人因此被溫騙財騙色,或被長期無償榨取勞動。

溫金路的歪理邪說在形式上具有很強的隱蔽性?!叭赵職夤Α钡耐崂硇罢f大多以唱詞、詩歌形式存在,且口耳相傳,定期銷毀,不留文字,案件偵破后,只在信徒的手抄筆記中找到部分留存。溫金路先后編造《彌勒佛》《放風箏》《磨肚量》《裝糊涂》等所謂“詩歌”100余首,其中融入“日月氣功”歪理邪說內容,并配以《說句心里話》《敢問路在何方》《軍港之夜》《瀟灑走一回》等流行歌曲曲譜演唱,稱這些“詩歌”可以凈化心靈、修身養性,要求其信徒必須認真學習。

6

▲溫金路蠱惑信徒所用的宣傳品

“莊園式”邪教嚴密控制信徒

雖然早在2000年4月“日月氣功”組織就已被搗毀,但溫金路不僅沒有痛改前非,反而暗地里重操舊業,并且變換手法,以更加隱蔽的方式積極恢復其組織。逐漸形成了以溫金路為首,以高麗紅、郭軍召、溫利軍、曹俊霞、曹恒飛、陳顯等13人為核心骨干,以各地原“日月氣功”人員為基礎的邪教組織,該邪教組織迅速蔓延到河南、安徽、四川、山東、山西、河北等省,裹挾信徒2000余名。

相較于“法輪功”“全能神”“門徒會”等,“日月氣功”在組織體系上更為扁平和松散。雖在河南及省外多地累計形成了十余個組織片區,但其上下層級較少,且同級內部骨干分工也不甚明晰。不過“日月氣功”在發展中顯露出“莊園式”邪教的特征,其規模小、隱蔽性強,難以及時發現查處,且對信徒的控制時間持久穩定,許多骨干信徒都是家庭中的“邪二代”。

7

▲“生態園”

為打造穩定的邪教據點,溫金路指使其長子溫利軍、骨干信徒郭軍召,于2007年在河南省許昌市襄城縣湛北鄉建立“德福觀”,又于2008年在河南省漯河市舞陽縣孟寨鎮建立“珍奇觀光農業發展有限公司”(即“生態園”),作為該組織的主要活動基地。

溫金路將“生態園”作為其“獨立王國”,帶領少量高層信徒長期居住其中,對“生態園”實行封閉式管理。園內長期奴役數十名男女信徒,無償為其勞動,高峰時曾達百人。這其中有相當高比例的人是家中的“邪二代”,其父母大多是早期“日月氣功”的信徒。他們長期受父母影響以及溫金路的蒙騙、蠱惑,把能進入“生態園”無償勞動當做是自己的“榮幸”,甚至還出現有信徒向邪教骨干分子“行賄”“走后門”,要求進“生態園”為溫金路服務的情況。這些信徒在“生態園”內除日常勞動外,還要持續接受邪教思想洗腦,時常組織集體討論,每人都要談心得、講體會、唱“詩歌”。為避免“生態園”周邊村民生疑,溫金路要求信徒唱“詩歌”只能在下雨天時進行。這些信徒未經溫金路允許嚴禁戀愛、結婚生子,懷孕的女信徒必須流產,大齡男女由溫金路隨意指定婚配。他們還被要求在《我的心聲》保證書上簽名畫押,恐嚇信徒一旦離開“生態園”不僅自己將來生病無法讓師父來“解信號”,而且還會禍及家人,以此限制信徒人身自由。

8

▲溫金路要求信徒在《我的心聲》保證書上簽名畫押

此外,溫金路在發展組織成員時,感到“老信徒”普遍年齡大、文化程度低,便有意拉攏青年、高學歷及社會精英群體加入,在“生態園”舉辦多次“培訓班”,集中培訓各地青年信徒,鼓動他們傳播“日月氣功”。溫金路還安排青年信徒應聘各地企業,要求他們多與老板接觸,借機拉攏老板加入其組織。

發展蔓延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

騙錢斂財。一是溫金路利用“教主”身份,極力在信徒面前神化自己。通過收徒、傳功、占卜、消災、祛病、賣書及兜售“圣果”(注:“圣果”即“生態園”中產的普通水果,以高價賣給信徒,一個蘋果售價達萬元)等名義騙斂巨額錢財。二是“以商養教”變相壓榨信徒。溫金路指使信徒在河南省內多地選址開設汽車裝飾店、面粉廠、面條廠等,并謊稱“無私奉獻”可以提高功德,蠱惑信徒自籌資金開設企業并無償為其勞動,同時以交“奉獻款”的名義持續斂取企業收益。三是溫金路指使建立“德福觀”,并有意將其打造為“日月氣功”的精神“圣地”,誘導許多信徒前來“朝拜”并上交“奉獻款”,金額少則幾百元,多則數萬元。四是組織各地片區負責人以“大局”急需資金為名,向信徒募捐,為溫金路籌集錢款。其中,四川綿陽信徒許某個人上交120萬元,河南駐馬店信徒何某個人上交80萬元,南陽骨干陳顯組織當地信徒上交300萬元。經法院認定,以溫金路為首的“日月氣功”組織共斂財819萬元。 

但實際上涉案金額遠不止這些,僅“生態園”“德福觀”兩處固定資產估值就在2000萬元以上。另外,信徒大多采取現金形式上交“奉獻款”,且溫金路要求不得記賬,并定期焚毀賬簿,再加上案發后許多信徒因顧慮會和案件有所牽連,矢口否認曾給溫金路交過錢,最終使得許多涉案資金難以認定。

騙色奸淫女信徒。溫金路喜好女色、行為放蕩、流氓成性。2012年以來,溫金路謊稱研究“信號”出現瓶頸,需要“陰陽雙修”,借助“陰陽之力”增加功力,才能破譯“信號”,又謊稱他“背后的師父”告訴他與某個女信徒之間“有緣”“必須要有這層關系”等,用歪理邪說實施精神控制,以達到在精神上脅迫婦女的目的。溫借“談心”為幌子,先后對8名女信徒實施了強奸、強制猥褻、侮辱等行為,并導致其中2人多次懷孕墮胎。當時,多數受害女信徒在歪理邪說的蒙蔽下,甚至認為能和“師父”(溫金路)有這樣的“緣分”是自己的“福氣”和“榮幸”,但溫金路在被捕后卻以受害女性自愿為由,為自己的罪行開脫狡辯。

危害家庭。有的信徒被溫金路的歪理邪說洗腦,放棄家庭事業長期在“生態園”無償勞動,甚至培養“邪二代”,葬送子女前途。有的信徒接受溫金路的“指定”結婚,但婚后因缺乏感情基礎而導致離婚。有的信徒為“日月氣功”傾家蕩產,甚至妻離子散,家破人亡。其中,山東信徒李某芝隱瞞親屬先后將名下股票、房產等出售,所得50余萬元全部作為“奉獻款”上交“日月氣功”組織,最后落得身無分文,沿街撿拾垃圾為食,醒悟后因感到愧對家庭而上吊自殺。

制造社會恐慌。2014年5月中旬至6月初,溫金路指使高層骨干通知各片區負責人說“災難”將至,稱“這次和2012年世界末日情況一樣”,要求信徒立即購置儲備生活物品,聽候溫金路的安排。該組織共通知北京、山東、山西、河北、河南、安徽、四川、浙江等8省市的100余人,引起部分信徒及其家人嚴重恐慌,擾亂正常社會秩序。后因當時發生了山東招遠“全能神”殺人案件,導致社會對邪教問題的關注升溫,溫金路擔心形勢不利,臨時指令停止活動,最后不了了之。2015年1月,溫金路再次向信徒散布中國將暴發大規模禽流感的謠言,要求信徒加緊學習功法并儲備日常用品,做好防范應對。

9

▲“生態園”內到處都囤積有大量生活物品

通過上述大量事實可以證明,由溫金路創立的“日月氣功”組織,完全符合“邪教組織”的各項基本特征,“日月氣功”是典型的邪教組織,是徹頭徹尾的邪教。

當今世界,邪教與毒品、恐怖主義并稱為“三大國際公害”。很多邪教組織在許多國家制造過駭人聽聞的慘案悲劇,世界各國人民對邪教組織深惡痛絕,各國政府也對本國內的邪教犯罪活動予以了堅決打擊。在我國,反邪教工作事關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,事關社會和諧穩定,決不能聽任邪教危害人民的生命安全,破壞公共秩序和社會穩定。

多年來,在公安部的統一領導下,各地公安機關認真貫徹落實“團結、教育、挽救絕大多數,依法打擊極少數”的基本政策,深入開展針對“法輪功”“全能神”等邪教組織的斗爭,近年來又成功打掉了“銀河聯邦”“華藏宗門”等邪教組織,有效遏制了社會上邪教犯罪活動的蔓延態勢。

但也應清醒地看到,社會上仍有如“日月氣功”這樣的邪教組織滋生潛藏。反邪教工作具有長期性、復雜性、艱巨性,絲毫不能松勁。應當持續開展反邪教宣傳工作,筑牢群眾抵制邪教的思想堤壩,厚積反邪教社會土壤,擠壓邪教犯罪活動空間,形成黨委政府統一領導、各部門齊抓共管、全社會共同參與的有利局面,保障社會長治久安,人民安居樂業。

珍愛生命,遠離邪教,從我做起。


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,视频一区亚洲视频无码,亚洲欧洲日韩视频在钱